原標題:不當言語也構成性騷擾,民法典實施后上海首例性騷擾糾紛判了

庭審現場  本文圖片均為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供圖庭審現場  本文圖片均為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供圖

  上海首例性騷擾損害責任糾紛宣判。

  3月8日,澎湃新聞記者從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獲悉,當日下午,該院對上述案件作出一審判決,被告阿強因性騷擾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7天后,被判決賠償原告小芳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律師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98000余元,并責令其向原告小芳書面賠禮道歉。

  上海楊浦法院表示,作為民法典實施后上海市首例宣判的性騷擾損害責任糾紛,本案明確不當言語也可構成性騷擾,對維護女性人格尊嚴起到了正向引導作用。

  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首次將禁止性騷擾明確規定在人格編中,明確違背他人意愿,以言語、文字、圖像、肢體行為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應承擔民事責任,并確立了單位的防止、制止義務。

庭審現場庭審現場

  上海楊浦法院介紹,小芳與阿強在某公司同部門工作。2019年8月至2020年3月期間,阿強幾乎每天向小芳發送騷擾短信,內容極其淫穢、低俗,甚至提及“強奸”“自殺”等字眼。

  2020年3月,小芳尋求所在公司幫助,在公司的要求下,阿強寫下保證書,保證今后再也不與小芳聯系,決不影響她的生活。

  但在2020年5月中旬的某晚,阿強又撥打了小芳電話。小芳看到了撥打記錄后立即要求所在公司處理。應公司要求,阿強再次寫下保證書:“我以后再也不會有和她有任何方式的接觸,懇請她原諒我。如果再發生有任何方式的聯系,我主動辭職,接受公司任何處理并負相應法律責任……”

  面對阿強的反復騷擾,小芳感到活著很累,心情抑郁、精神恍惚,不得不病休在家。在家人的支持下,小芳尋求醫生幫助,并報了警。

  2020年6月上旬,公安機關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確認被告阿強多次以發送騷擾短信、撥打騷擾電話方式,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的違法行為,決定給予阿強行政拘留七日并處罰款200元。

  小芳自2020年5月起病假至今,產生了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誤工費等損失,精神受到了傷害。

  上海楊浦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被告阿強在違背原告小芳主觀意愿的情況下,以發送淫穢性的手機短信等方式,侵害了小芳的人格利益,對小芳身心及其家庭造成了相當程度的損害后果,應賠償由此造成的相關損失并賠禮道歉。

  法官表示,近年來,職場性騷擾這一字眼愈發頻繁地出現在公眾視野,女性往往因為性騷擾者是領導或同事,且行為尚未構成猥褻或強奸,或是因內心羞恥感,抑或是不想讓家人或其他同事知曉的大事化小心理,而選擇隱忍。為此,不少受害女性因性騷擾長期處于令人生厭、受壓抑的工作學習環境,承受巨大心理壓力、精神痛苦和折磨,生活不得安寧。 

  (本文當事人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