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個人將名下蘭博基尼共享出租發生事故,法院支持保險公司拒賠

庭審現場 上海金融法院 圖庭審現場 上海金融法院 圖

  2月24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從上海金融法院獲悉,日前,該院依法審結一起私家車共享出租引發的財產保險合同糾紛上訴案,認定該類情形導致保險標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在未通知保險公司的情況下,應由被保險人自行承擔損失,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上海金融法院介紹,2019年3月,戴某將其名下一輛蘭博基尼跑車向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投保了機動車商業險,包括機動車損失險,保險金額為1458600元;第三者責任險,保險金額為1500000元和不計免賠。保險期間自2019年3月22日0:00時起至2020年3月21日24:00時止。保險單的重要提示欄載明:被保險機動車因改裝、加裝、改變使用性質等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以及轉賣、轉讓、贈送他人的,應書面通知保險人并辦理變更手續。

  戴某與其子均為凹凸租車平臺的注冊會員,自2015至2019年期間,兩人先后在該平臺登記了包括涉案車輛在內的20余輛豪車對外出租。凹凸租車平臺是一個車輛共享性質的平臺,車主將車輛信息、閑置時間發布在平臺上,第三人可通過平臺有償租借。2019年4月25日,案外人王某通過凹凸租車平臺租賃了涉案車輛,租期為一天,租車費用3180元。次日,王某駕駛涉案車輛與路邊綠化發生碰撞。經認定,王某負事故全部責任。保險公司以涉案車輛為“家庭自用車”從事租賃,使用性質發生改變、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為由拒賠。戴某起訴至法院,請求判令保險公司支付車輛維修費、施救費、鑒定費等合計1270700元。

  一審法院認為,戴某以個人名義對自己所擁有的非營運車輛向保險公司投保商業車險,后置于凹凸租車平臺用于租賃經營活動,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且增加的危險不屬于保險公司在訂立合同時預見或者應當預見的承保范圍,保險公司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判決駁回訴訟請求。

  戴某不服,上訴至上海金融法院。

  戴某認為,一審法院未采信《凹凸租車汽車租賃合同》存在不當。該合同約定承租人在平臺上確認提交訂單,即視為簽署了合同,因而該合同成立并生效。該合同還約定,租賃車輛的用途是非營運,案外人王某租賃車輛并未從事營運行為,故涉案車輛使用性質未發生變化。

  此外,戴某訴稱自己偶爾將車輛借給他人使用,與長期租賃有區別。車輛偶爾借給別人使用,使用頻率較自用更低,并沒有提高車輛出行頻率,擴大出行范圍,增加出險幾率。

  保險公司認為,將以家庭自用性質的車輛通過凹凸租車平臺租賃給他人使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安全行業標準機動車類型術語和定義》中關于非營運機動車的定義,屬于改變車輛使用性質的行為。同時,保單載明被保險車輛的使用性質為家庭自用,主要是因為生活所需使用的范圍、頻率、環境與車輛租賃有很大的區別,戴某將車輛通過共享租車平臺對外出租,對象為不特定第三人,客觀上提高了車輛的使用頻率,擴大了出行范圍,且對于駕駛員的資質和使用習慣都可能不清楚,車輛的危險伴隨著使用人的改變而增加。故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海金融法院經審理認為,戴某通過共享租車平臺將涉案車輛交由不特定第三人租賃使用的行為,改變了車輛的用途和使用人、管理人,擴大了車輛的使用范圍,增加了車輛的出險幾率,該等變化超出了保險公司的預見范圍,屬于保險標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情形。因戴某未將此等情形及時通知保險公司,現案外人王某在租車期間發生交通事故,該風險應當由被保險人戴某自行承擔。

  上海金融法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