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面筋,一直是記憶里一個獨特的角色。它出現的次數不多,但是總能讓人想起,無論是油面筋塞肉,還是面筋焯三鮮,亦或是街邊麻辣燙順手加幾串的面筋包,總是想起來就口舌生津。

  面筋塞肉,是一道簡單的菜,卻能讓面筋和肉完美的搭配在一起。看到鍋里一個個金黃澄亮的圓球在竄上竄下,撈起后一嘗,外殼松脆、肉餡噴香、鮮嫩多汁,真是美味至極。